一肖中特公开验证网
首頁 > 正文
厲害!這個重慶妹跑出了中國越野跑歷史

  向付召捧杯。

  向付召在中途補給點。

  UTMF創始人鏑木毅采訪向付召。

  向付召沖過終點線。

  向付召在比賽中。

  北京時間4月27日上午11點20分00秒,日本富士山腳下河口湖畔的大池公園,在陣陣牛鈴聲中,重慶晨報·上游新聞19日“重慶文體新力量”報道的人物,“越野跑百里女王”、重慶萬州妹子向付召創造了中國越野跑的歷史。她高舉五星紅旗,第一個沖過了2019環富士山超級越野賽(UTMF)的終點,奪得女子組冠軍,成為UTMF史上第一位來自亞洲的女子冠軍,同時也成為首位在世界頂級百英里越野賽中奪冠的中國人。

  和向付召同為探路者飛越隊成員的“中國超馬大神”梁晶奪得男子組亞軍,同樣創造了歷史,成為首位在世界頂級百英里越野賽中獲得亞軍的中國人。

  “我回國后還要去福建參加一個五十公里的越野跑比賽,可能要五一節之后才回重慶了。”昨日,向付召告訴重慶晨報·上游新聞記者,“我今年最大的目標還是UTMB(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賽)。”

  喜歡以賽代練

  比賽前一周,她還跑了50公里越野

  UTMF全稱Ultra Trail Mt。Fuji,也是UTMB的姐妹賽,由曾5次挑戰UTMB、最好名次第三名的日本越野跑界第一人鏑木毅發起,于2012年舉辦了第一屆。作為亞洲最成功的超級越野世界巡回賽(UTWT)賽事,如今,UTMF受到了世界頂尖越野跑者的追捧。

  4月26日北京時間上午11點(東京時間上午12點),2019UTMF在日本山梨縣富士山腳下正式拉開序幕,根據官方數據顯示,今年共有2663名跑者參與。其中,中國跑者數量為203人,因為具有奪冠實力,梁晶與向付召在賽前就備受國內跑圈關注。

  向付召告訴記者,她是24日出發前往日本的,在日本進行了適應性訓練。而就在4月20日,喜歡以賽代練的向付召還參加了在浙江臺州舉行的柴古唐斯-括蒼越野賽,并奪得50公里組別的亞軍。

  今年UTMF的賽道起點和終點與2018年相同,分別設置在富士山兒童之國和河口湖的大池公園,賽道較去年有所調整,距離縮短為165公里,總爬升海拔降低為7942米,關門時間為46小時。與往年不同的是,2019年UTMF取消了STY組別(92公里),整個賽事僅保留UTMF組別(168公里)。

  男子組方面,世界上唯一一個UTMB全滿貫選手,即在UTMB所有組別中奪冠的跑者、法國人沙維爾·泰維納爾德,最終用時19小時36分26秒奪得冠軍,梁晶用時20小時39分38秒屈居亞軍,取得了中國人在UTMF比賽中的最好成績,創造了中國越野跑的歷史。

  戰勝惡劣天氣

  “最后30公里,感覺腿已不是我的了”

  作為今年參加UTMF的女選手中世界越野跑協會(ITRA)排名最高的選手(中國第三亞洲第五),向付召從比賽一開始就一騎絕塵,全程處于領先位置。

  在154公里處,向付召就已經將領先優勢擴大到1個半小時,最終以24小時20分奪得女子組冠軍(全程組第16名),創造中國越野跑的歷史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這是向付召在UTWT系列賽上獲得的第一個冠軍,而這場比賽也只是她跑步生涯中的第二場百英里賽事。2018年8月,向付召作為唯一的中國女子精英選手參加了UTMB組(171公里)的比賽,獲得女子組第20名。

  “我拿到這個冠軍真的太難了!”賽后接受采訪時,向付召坦言,“最難的是最后30多公里,天氣太惡劣了,昨晚(26日)天太黑,下坡的時候都是摸著在走,我又戴著眼鏡,過于緊張而導致乳酸堆積,感覺腿都已經不是我的了”。

  UTMF在世界越野圈中就素來以環境惡劣著稱,2015、2016年都因惡劣天氣,導致完賽率極低和縮短賽程而未能圓滿完成,2017年就不得不停辦,2018年才重新回歸。

  雖然組委會選擇4月份進行比賽,就是為了避開惡劣天氣,但是濃霧和潮濕成為了今年UTMF的主旋律,賽前組委會就發出通知,富士山周邊氣溫有很大可能下降到-2℃,甚至還發布了雷電預警,要求選手盡量不要在空曠地帶停留。

  最終,在向付召完賽4個多小時后,因為降雪、賽道凍結以及低溫,UTMF組委會宣布,從27日下午3點開始取消比賽。

  有點懊惱遺憾

  賽前隱形眼鏡不見,只能戴框架比賽

  昨日中午,記者聯系上了遠在日本的向付召,她表示正在趕往東京機場的路上,當天就會回到國內。問起眼鏡的問題,向付召顯得有些懊惱,“早上起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的隱形眼鏡不見了,所以只能戴了框架眼鏡比賽,沒想到帶來了很多麻煩。”

  北京時間4月27日凌晨3點半,向付召抵達127公里處的A7補給點——山中湖站時,經歷了近17個小時雨戰的她,已經渾身濕透,不過她已經領先第二名近一個小時,完全鎖定了冠軍。

  向付召回憶,此次的補給,主辦方準備了咖啡、面包、水果、湯等食物,“不過還是不太習慣當地的飲食,因為高水平運動員都很怕在比賽時吃壞腸胃,所以都是吃自己準備的補給,我也是吃的隊里準備的湯泡飯等食物。”

  “從A7開始,基本都是非常難的路線,很多地方上下都是六七十度的斜坡,旁邊就是懸崖,只能借助繩索。”回憶此后的路況,向付召仍心有余悸,“因為天又黑又有大霧,我不知道別人能不能看清,反正我戴著框架眼鏡什么都看不見。”

  盡管天氣不佳,向付召還是看到了壯美的富士山,“雖然一直有霧沒有看到雪山,但是昨天起跑之后看到了,感覺這里的風景確實非常美。”

  對于首次奪冠,向付召謙虛地表示,“回去會做些詳細的分析和總結,我對百公里的比賽已經游刃有余,但是第二次參加168公里的比賽,我覺得自己進步的空間還很大。”

  “回國后會去福建參加一個50公里的越野跑比賽,其實就是去玩玩,也算是以賽代練了。”向付召說,今年最大的目標還是重返法國霞慕尼小鎮,再次挑戰UTMB。

  重慶晨報·上游新聞記者 湯皓

編輯: 韓夢霖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431663
一肖中特公开验证网